•  

     

     

     

     

    为了宣传《想点就点》,几个主持人录歌给周末版的节目打气。

    起初想唱《一个像夏天一个像秋天》给我的死党们,在最失落的时候总是你们在陪伴。

    可是介于范玮琪的歌总是转来转去,实在无法驾驭。结果改歌。

    唱曹芳的《遇见我》,对于点歌节目太不主流,再改。最后确定是很主流的《暖暖》

    5.0环绕立体声大播一遍过。可拿到歌后怎么听怎么奇怪。那个虚的啊。。。。

    然后在同事的提醒下找到原因。嗨……这歌是唱给男朋友的,我假装甜蜜地唱能不虚么?

    原来如此……×(×&%¥##

     

     

    昨天晚上健身好,和木、小A开车到舟山东路。木买车了——马六轿跑的最高配置。

    这家伙真是厉害,自己一年赚的钱哦。年底还要买房。真是有冲劲啊~~~

    下雨天却不影响我们吃的欲望和心情,再加上刚健过身饥肠辘辘见什么都两眼放光。

    铁板鱿鱼、油炸香蕉、铁板素鸡、水果拼盘、温州鱼丸……

    我想我是爱上舟山东路了。

     

     

    您瞧,和朋友在一起不是挺好的。

    可是我们家湖滨马上要有男朋友要丢下我了。接着她就要进入婚姻的坟墓了。。。

    又剩我一个人了。

     

     

     

  • 07年生日早上去台里的公交车上拍的。天真蓝。

    后来很多次想特地拍天,却再拍不到这么纯净的。

     

     

    大概是药效发挥作用,每天都很嗜睡,自然醒至少到11点半后。

    煮点东西吃后,下午头痛就达到顶峰。网络上说这是典型的上额窦症状。

    问题医生说我有三个窦都有炎症,怪不得头那么疼,都集中到一块去了。

    我的鼻子快通畅、我的嗓子快恢复、我的头快别疼了……让我做好最后的<FUN音乐>

    可是我依旧很不舒服。只好坐在沙发上有的没的看上期从图书馆借来的书。

    再疼了就往沙发的一侧倒下去。这样也能小睡一会。却不敢睡太沉。

    我忧患意识太强烈,总怕像电影里一样起不来,朋友纷纷敲门,匆忙给妈妈电话。呵呵。

     

     

    说到妈妈。每次生病都会想她。

    想如果我在家,可以不停地撒娇,死缠着妈妈,让她带着疼爱地烦我几句。

    而爸爸总是在看似冷漠的样子下突如其来的来点温暖。这种杀伤力大极了。

    而现在她们不在我身边,我也不在她们身边。

    不能告诉她们我病了。就好像她们也从来不告诉我她们病了一样。

    所以就默默的想想。

    当然不会像刚读大学那阵想她们就哭。我已经独自在杭州生活了6年了。

    不过妈妈就是妈妈。电话里声音难辨认,但是她一听就知道不对。

    哦~我的妈妈~你真是个小超人,厉害!

     

     

    童小超发信息问身体怎样?我回说不好。她感叹了句:您从去年到现在就没有顺过啊。

    似乎一语道破天机般:是,这道理我怎么就没有发现。

    先是无比痛苦地失恋、长痘痘 、节目调改、继续生病……接下来还有什么?

    请一次性来好。暴风雨请你们来的再猛烈些吧~我就在这里等你们!

    来完就回家吧,我就不留你们做客了。因为还准备在婚姻宫旺盛的今年结婚呢。

     

     

    周三原本和姐妹淘去三亚。无奈她假一时请不出。

    只能往后拖,所以又要忍耐一周杭州的春雨。

     

     

     

     

  • 已经有两天的时间没有做节目了。

    鼻塞让我说话不流畅,加上头一直隐隐痛,只能坐在直播室里打碟。

    一直以为是感冒,过2天就好。但是症状有一周多,鼻涕里有血也有3天。有点怕怕。

     

    昨天一个人去了医院。

    排队挂号,排队等医生,医生说有可能是鼻窦炎,要拍片。

    于是我找了好久到CT室,CT室说你不能拍,必须先付钱,于是排队付钱,再排队拍片。

    回到医生这里,医生说等CT室的片子结果传上来要半小时,我安静的站在旁边等。

    等了半小时等不下去了。因为还要回台做节目。到CT室拿报告,报告没有出,于是好心把片子给我。

    可是呼吸科的医生不会看鼻子的图,让我等报告出来明天去。

    于是就这么简单的一个事情在医院整整耗了2个多小时。

    2小时我也不介意,可是问题什么问题都没有看出来,第二天还要再去。

    我对中国的医疗制度真是愤恨到极点。

    就不能先去医生那里,看有什么病,然后拍片,挂号,付药钱一起么?又不会欠你医院的。

    每次去医院光排队的时间加起来就要一个小时……

    工作人员看起来像欠了她钱似的摆个臭脸色,这样的工作态度还不如回家呆着。

    医生看你有医保卡,那药是绝对不会心疼的给你开。

    于是我就去了医院这么区区几次。把去年和今年的医保卡里的钱用了个精光。

     

    中国的医疗制度什么时候能改革啊?貌似我活着的时候是看不到了……

     

    中午和晶诉苦说人家都是有人陪,我就孤单一个人。

    她说今天下午看就来陪我。反正要辞职了。

    阿茹都不会996的机器呢,居然说帮我代班,可以早点去医院。

    哎呀哎呀。本来就很想哭了,你们可别惹我了……鼻涕更多了……

    你们对我这么好,我也要更好的对你们……

     

     

  • 2009-02-02

    好朋友

     

     

    我有很多的好朋友。这是我不完美的人生唯一还算是美好的事情。

    下午节目后赶去星巴克见朋友,没来得及吃饭。就赶着晚上6点的直播。

    正说话着ERIC走进来。快去吃饭吧。给你打包了。然后他就帮我操机。

    看着他还算很帅的背影。感动ING~

     

     

    好丽友,好朋友。。。。。好想吃好丽友派~~巧克力味道的。

     

     

    话说好不容易开始稳定下来。决定09年的主要目标是找个人嫁了。

    不能辜负大师说我今年进入婚姻宫的预测。

    谁知人算不如天算。09年注定又是忙绿的一年。

    还没有适应刚改变后的生活。又即将要改变。

    我虽然安于现状,可改变被动而来,也只能是积极接受。

    还好我乐观。努力吧。前途未知。努力总比不努力好。至少还有点希望。

     

     

     

    肝火还是很旺。痘痘还是很多。阻碍我追求幸福。

    我和好朋友抱怨我怎么越长越丑?真的。而且越来越瘦。

     

     

    思绪杂乱无章。 

     

     

     

  • 2009-01-22

    回家了。

     

    大概是公历08年的最后一天。

    和几个朋友在一茶一座,在摄影方面越来越收到肯定。

    虽然只是三脚猫的功夫,可大家都喜欢让我拍。可除了我之外的人拍的你瞧瞧……

     

     

    疯狂的忙碌后终于松了一口气。那种在极端忙碌之后突然的放松多少有点不适应。

    明天我就回家了。下午三点的车,最好能赶上晚上外婆大家族的年夜饭。

    给长辈们准备了N个超级大红包。

    三十号左右回来。三十一号开始值班,9天魔鬼主持正式开始。

     

     

    办公室的公告牌上贴着一个通知。08年还未来得及年休的人可以在09年6月前休息。

    我心里就开始憧憬着:今天4月份,准备一个人去趟武汉或者香港。

     

     

    陈老师今天推出新专辑了。喜欢的封面。喜欢的歌名。喜欢的风格。

    《倔强爱情的胜利》仅仅因为歌名太好听,节目中就放了这首。

     

     

    各位新年快乐。祝福太多。所以说个最实际的。09年你希望的都可以实现。

    当然。我自己的愿望也是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