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2009-05-09

    2009-05-09 - [心灵独白]

     

     

    最近情绪低落。

    于是很想结束最近的工作可以年休。

     

    不过至少也要6月初了。

    我和朋友一起买了陈老师杭州演唱会的票。

    第一次认真地买票去看演唱会。

    心里充满了憧憬。

     

    心情导致睡眠不是很好。半夜总是醒来。以前从来没有的状况。

    去超市买了一大箱的牛奶放在冰箱。每天睡前喝一罐。

    朋友带我去一个有意思的课堂,她经常去。大概是心理释放类的。

    好多人在哭。老师走向我才对我的朋友说了一句话,我就泪如雨下了。

    大概是那话太另我感动,大概是我觉得朋友对我太好了……又大概……

     

    有个很要好的朋友和我说过。不要总是在博客上写些你的小感伤和感情的东西。

    我知道她在保护我。可我想主持人也是人,也有喜怒哀乐。

    这个地方虽然公开,但是听众来的不多。即使有也是对我好的听众。

     

    有时候心很需要一个出口。

    生气的时候骂骂自己讨厌的那个人。

    内疚的时候对自己做过的错事小忏悔下。

    难过的时候哭一下。

    失望的时候给自己鼓励下。

    想念的时候约朋友见下。

     

    我想这样人才能充满能量。继续往下走。

    正像一位博友说的:再大的忧伤也敌不过五月耀眼的小阳光。

     

     

     

  • 07年生日早上去台里的公交车上拍的。天真蓝。

    后来很多次想特地拍天,却再拍不到这么纯净的。

     

     

    大概是药效发挥作用,每天都很嗜睡,自然醒至少到11点半后。

    煮点东西吃后,下午头痛就达到顶峰。网络上说这是典型的上额窦症状。

    问题医生说我有三个窦都有炎症,怪不得头那么疼,都集中到一块去了。

    我的鼻子快通畅、我的嗓子快恢复、我的头快别疼了……让我做好最后的<FUN音乐>

    可是我依旧很不舒服。只好坐在沙发上有的没的看上期从图书馆借来的书。

    再疼了就往沙发的一侧倒下去。这样也能小睡一会。却不敢睡太沉。

    我忧患意识太强烈,总怕像电影里一样起不来,朋友纷纷敲门,匆忙给妈妈电话。呵呵。

     

     

    说到妈妈。每次生病都会想她。

    想如果我在家,可以不停地撒娇,死缠着妈妈,让她带着疼爱地烦我几句。

    而爸爸总是在看似冷漠的样子下突如其来的来点温暖。这种杀伤力大极了。

    而现在她们不在我身边,我也不在她们身边。

    不能告诉她们我病了。就好像她们也从来不告诉我她们病了一样。

    所以就默默的想想。

    当然不会像刚读大学那阵想她们就哭。我已经独自在杭州生活了6年了。

    不过妈妈就是妈妈。电话里声音难辨认,但是她一听就知道不对。

    哦~我的妈妈~你真是个小超人,厉害!

     

     

    童小超发信息问身体怎样?我回说不好。她感叹了句:您从去年到现在就没有顺过啊。

    似乎一语道破天机般:是,这道理我怎么就没有发现。

    先是无比痛苦地失恋、长痘痘 、节目调改、继续生病……接下来还有什么?

    请一次性来好。暴风雨请你们来的再猛烈些吧~我就在这里等你们!

    来完就回家吧,我就不留你们做客了。因为还准备在婚姻宫旺盛的今年结婚呢。

     

     

    周三原本和姐妹淘去三亚。无奈她假一时请不出。

    只能往后拖,所以又要忍耐一周杭州的春雨。

     

     

     

     

  • 已经有两天的时间没有做节目了。

    鼻塞让我说话不流畅,加上头一直隐隐痛,只能坐在直播室里打碟。

    一直以为是感冒,过2天就好。但是症状有一周多,鼻涕里有血也有3天。有点怕怕。

     

    昨天一个人去了医院。

    排队挂号,排队等医生,医生说有可能是鼻窦炎,要拍片。

    于是我找了好久到CT室,CT室说你不能拍,必须先付钱,于是排队付钱,再排队拍片。

    回到医生这里,医生说等CT室的片子结果传上来要半小时,我安静的站在旁边等。

    等了半小时等不下去了。因为还要回台做节目。到CT室拿报告,报告没有出,于是好心把片子给我。

    可是呼吸科的医生不会看鼻子的图,让我等报告出来明天去。

    于是就这么简单的一个事情在医院整整耗了2个多小时。

    2小时我也不介意,可是问题什么问题都没有看出来,第二天还要再去。

    我对中国的医疗制度真是愤恨到极点。

    就不能先去医生那里,看有什么病,然后拍片,挂号,付药钱一起么?又不会欠你医院的。

    每次去医院光排队的时间加起来就要一个小时……

    工作人员看起来像欠了她钱似的摆个臭脸色,这样的工作态度还不如回家呆着。

    医生看你有医保卡,那药是绝对不会心疼的给你开。

    于是我就去了医院这么区区几次。把去年和今年的医保卡里的钱用了个精光。

     

    中国的医疗制度什么时候能改革啊?貌似我活着的时候是看不到了……

     

    中午和晶诉苦说人家都是有人陪,我就孤单一个人。

    她说今天下午看就来陪我。反正要辞职了。

    阿茹都不会996的机器呢,居然说帮我代班,可以早点去医院。

    哎呀哎呀。本来就很想哭了,你们可别惹我了……鼻涕更多了……

    你们对我这么好,我也要更好的对你们……

     

     

  • 2008-11-19

    爱情的宽容 - [心灵独白]

    如题。

     

    是。

    一开始我错。我错的挺严重的。

    但是至少尊重自己的内心。我非常内疚。

    我知道错了就去改,去挽回。

    低三下四。眼泪汪汪。苦苦哀求。

    什么方法都用了。还是换回一句冷冰冰的对不起。

    没有谁对谁错。就算是我活该!

     

    可今天让我美好幻想,最后一点温存都全部摧毁!

     

    我始终相信

    两个真心相爱的人是愿意去宽容,愿意去磨合的。

    而我一直以为碰到这样的人了

    却发现只是个泡泡。

     

     

  • 2008-10-27

    失眠 - [心灵独白]

     

     

     

    难以入眠。

    于是电脑前写写画画。

     

    看到死党在签名上写的要27了。很恐慌。

    其实在看到的一刹那我也很恐慌。

    恐慌后又忘记了。然后猛然一想起再恐慌下。

     

    关于选择的问题。我依旧是一头雾水。

    我骂自己是个白痴弱智。可是一点用都没有。

    从未有过这般犹豫。

    讨厌自己的患得患失。

    越拖感情越伤。我懂。可是怎么就是下不了决心。

     

    我甚至试了很多办法:看小说找和我类似的故事。

    我去拜见大师,让他帮我算算。

    我和最有恋爱经验的人分享让她出谋划策。

     

    可是。其实。在这样的问题上。还是自己来决定。

    妈妈也说。不会干涉我的任何选择。

    这个时候我反倒是希望她像电视剧中一样强硬些。

     

    可是都没有。

     

    我和刚结婚的谢说我要疯了。

    她说了她的故事。居然那么像。

    原来每个人经历的感情故事其实都差不多。

    人的七情六欲也不过都是如此。

    甚至可以归为爱与不爱。

    就这么简单。

     

    这是一个感情的多事之秋。

    干燥的季节,表面平静如水,心中狂风暴雨。